张晓林:老年教育是一个重大民生问题

2016-07-18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
 
原标题:老年教育是一个重大民生问题

“发展老年教育”已写进“十三五”规划,在党和政府的五年规划中阐述和部署老年教育,这是第一次,足以说明老年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也足以说明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实际上,老年教育不仅仅是老年人的事,也不仅仅局限于老年事业,而是一个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关系千家万户、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个重大民生问题。

老年教育应运而生。近几年,老年教育悄然兴起于社会。很多老年大学开学报名的场景十分火爆,入学名额满足不了需要,不少地方出现“一座难求”。新华社等一些媒体敏锐捕捉到这一现象,并进行报道,引起党和政府高层的重视。

首先,应该说老年教育是顺应时代发展,应运而生,是新时期历史时代的产物。当代老年人的身上和其他人群一样,鲜明地体现着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时代特征。

其次,我国老龄化社会快速到来。到目前为止,已有2亿多60岁以上老人,已是名副其实的老龄社会,老年人这一白发银族越来越庞大,退休后的老年人如何展开自己的生活,则成为突出的全社会的普遍问题。

再次,这一代老年人大都是独生子女的家长,孩子们长大了,出国学习,外出就业,家庭小型化、空巢化,使得老年人有时间走进老年大学,接受老年教育。

重新认识现时代的老年人。现在的老年人大多有知识、有文化、有阅历,视野开阔,兴趣广泛。他们认为60岁、70岁还不算老,仅仅是处于临“老”状态,还属于人生的“黄金时光”。进而纷纷涌向老年大学,选课学习,希望挖掘自身的潜能,做过去想做而没能做的事情,实现埋在心里的愿望。他们借助于老年教育,希望能够重新认识自己、认识社会,继续参与和融入社会生活。

随着现代化的发展,时代进步了,生活富裕了,健康和医疗条件改善提高了,老年人衰老的年龄推迟了,一些老年人的活力和生机依然如故,他们对生活的欲望和需求不亚于年轻人。国际上一般把60岁—75岁这个年龄段叫作“前老年时期”,到75岁之后才正式进入老年阶段。由此可见,在我国老龄化社会到来之际,老年人群中兴起的学习热,形成的老年教育热,是符合现代国际老龄社会发展大趋势的,是和现代世界老年化发展潮流交融互动。

老年教育具有“再社会化”的意义。在科技高度发达、社会不断科技化的今天,老年人也只有不断学习,才能实现再社会化,进入生活、融入生活,在生活的海洋里游刃有余。从这点出发,进入老年大学,接受老年教育,则不失为有一个好的选择。为什么学电脑知识、学旅游知识、学烹饪知识、学外语知识,成为老年教育的热门选课,其原因也就在这里。

打通人生教育的“最后一公里”。老年教育可喻为终身教育、继续教育、人生教育的“最后一公里”。在我国老龄化日趋严峻的情势下,必须对老年教育给予足够的关注和重视。

在“十三五”规划中,老年教育是纳入学习型社会建设之中,作为继续教育的重要内容来安排的。这一定位准确而精当,说明老年教育不是传统正规的国民教育,但又是社会所必需的继续教育,是可以作为现代社会的大教育的重要内容来看待的。我们党和政府提出建设学习型组织、学习型政党、学习型社会,终身学习、全民学习的战略任务,毫无疑问是顺应时代发展要求和趋势的重大举措。显而易见,我国老年教育的兴起和发展,理所当然是建设学习型社会,开展继续教育的重要内容、重要方面;发展老年教育,也自然成为打通人生教育的“最后一公里”的有力冲击波,成为实现终身教育、继续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

国际上流行第三年龄段教育的理念,也着重强调老年教育在人的一生中的重要性。这一理念认为,人生可以划分为四个年龄段。第一年龄段,是人开始社会化和接受教育的阶段,即接受学习教育阶段;第二年龄段,是就业、成家、赡养家庭的阶段,即就业阶段;第三年龄段,是60岁离岗退休以后,老年人具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同时又拥有自己支配的足够时间,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接受学习教育,挖掘和发挥自己的潜力,是人生充满自由和独立学习教育的阶段,即第三年龄教育阶段;第四年龄段,则是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他人照料的年龄段,即依赖他人护理阶段。国际社会界定的“第三年龄教育”,是以60—75岁的老年人为教育对象,通过学习教育,使老年人圆年轻时期的梦,继续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过上有情趣的晚年生活,不断提高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使老年人回归社会、充实人生,赋予新的生命力。第三年龄段教育体现了人口老龄化时代,全球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高度关注。(作者系《求是》杂志社原总编辑)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