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我身边的“侯亮平”》

2018-02-24    来源:山东宣讲网    作者:

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检察院科员   苏越

  今年,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在荧幕上热播,着实让检察院火了一把,剧中的反贪斗士侯亮平,更是成为了众多人心目中的“男神”。今天,我要介绍一位我身边的“侯亮平”。他有着“侯亮平”一样的俊秀外表,却因长年劳累,早早白了头发,他正值“侯亮平”一样年富力强,年轻的生命却戛然而止,人生永远定格在41岁。他用短暂却精彩的人生,践行了一名党员对党和人民的铮铮誓言。他就是我曾经的同事、领导,我院原反渎职侵权局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一等功的获得者隋永波。

  我们看电视剧中的侯亮平办案子调兵遣将,运筹帷幄,而现实中,我们基层的反贪工作却是人手少、压力大,几乎事必躬亲。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打老虎、扑苍蝇更考验着我们检察官的责任与担当。隋永波就是这样一名基层反贪战士,在反贪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年。他对党忠诚、殚精竭虑,平均一年加班一百天以上。大家想想,一年总共多少个休息日、节假日?一个70后的年轻人几乎全年无休。他洁身自好、秉公办案,十多年间,侦办的70多个职务犯罪案件、查处的80多人全部被法院认定,没有一起案件因瑕疵退查或引起上访。

  由于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2010年他患上了严重的枕大神经痛。病情发作时,两侧枕部和颈部像针扎、刀割一样,常人根本无法忍受。后来,胸腹部也经常性阵痛,他以为是吃药引起的胃部不适,没当回事,疼起来就吃几片药“顶一顶”。2013年3月,在临沂办案时,隋永波的病痛再次复发,但他白天坚持审讯和取证,晚上自己偷偷去打吊瓶。等领导和同事发现他手上长长的一串针眼时,他却故作轻松的说:“没啥事,革命老区的吊瓶可管用了,我已经好多了。”

  2015年最高检指定我院查办辽宁海事局一名正处级干部的受贿案,这也是隋永波人生中办理的最后一个案件。该案从侦办到结案长达14个月,期间经历曲折,嫌疑人怀有侥幸心里,拒不认罪,需要经常往返烟台-大连调查取证。正在案件处于胶着状态的时候,隋永波接到医院给他打来的电话,说查体时他所说的胃疼竟然是有胰腺癌的可能,必须立即入院治疗。

  怎么办?是直接住院还是拿下案件再去住院?作为该案的主办检察官他没有犹豫,越是生命即将尽头,越应该珍惜这也许一生不会再有的办案机会。就这样,他再次奔赴了大连。

  在大连取证的时候,隋永波已经开始便血,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长时间坐立,只好把副驾驶的座位放平,躺在座位上。经过一个周的深入调查,专案组终于拿到了关键证据。在返回烟台的路上,上小学的儿子给隋永波打电话,问他:“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了!”他笑着说:“乖儿子,在家听妈妈的话,爸爸很快就回家,周末就带你去一直想去的游乐场玩,好吗?”可是回到单位,他就带着从大连取回的关键证据马不停蹄赶到看守所对彭某进行审讯。

  这天晚上,检察官与嫌疑人面对面而坐,两人都满头大汗。嫌疑人满头大汗,那是面对铁一般的证据而无法抵赖;隋永波满头大汗,那是疲劳与疾病的困扰让他难以支撑。在事实面前,特别是嫌疑人得知隋永波的身体状况,羞愧难当,彻底交代了300多万的受贿事实!

  案件突破了,可隋永波却倒下了,他这一病就再也没有走出医院。同事们去看他,他还在说:“案子还没结呢,我病得可真不是时候!”同事们努力控制着情绪,安慰着隋局长,可一出病房,泪水却再也忍不住了……2015年10月6日,隋局长带着对儿子的承诺、带着对检察事业的无限眷恋永远地离开了……为准备这次宣讲,同事们一起找资料制作PPT,大家边作边哭,因为曾经与隋永波共事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我想也许我们怀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做一名像他这样的检察官,始终将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以人民的名义为人民!

 

相关链接: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