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功:上甘岭激战43天 守住阵地

2018-03-12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吴东峰

 

崔建功,上甘岭战役最前沿之主将也——上甘岭归来,不愿看《上甘岭》

原标题:上甘岭归来,不愿看《上甘岭》

 

  崔建功将军,上甘岭战役最前沿之主将也。将军浓眉方脸,身材微胖,性情和蔼,亲切可人,无语不诙谐,无事不稳妥,无处不安然。故初识者,左看右看,皆不信其为特等功、一级英雄荣膺者。

  崔建功河北魏县人,世代书香。16岁便离家外出谋生,独自一人闯荡江湖,曾于东北军当兵,入伍后即开赴陕北与红军作战。老兵李德胜说:“枪一响,就投降。红军优待俘虏,愿回家,送三块大洋。”新兵崔建功暗记之。1935年红军长征后的直罗镇一役,崔建功只朝天放了一枪,就举枪当了俘虏。将军从不讳言当俘虏事,且自谓是“长征的胜利品”“被机关枪欢迎过来的红军”。

  河南重镇西赵堡,居高筑垒,寨墙坚固,为当地土顽据守。昔八路军攻之不克,国民党攻之不克,日军攻之亦不克。1948年8月,刘邓大军过黄河时为西赵堡所阻。崔建功以新组建之旅取之。据云,毛泽东闻讯秉烛夜视地图,查西赵堡之方位。

  解放战争时,崔建功于秦基伟部下鞍前马后,南征北战。1951年入朝作战后,崔建功又在秦基伟麾下。

  1952年10月14日凌晨,上甘岭大战爆发。美韩军攻势汹涌,以300门大炮、40架飞机、120辆坦克,轮番轰炸上甘岭。十五军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率官兵顽强抗击,与敌胶着。15、16、17日,交战双方于上甘岭拉锯,上甘岭表面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其惨烈为近代战争史所未闻。至18日,美韩军又投入一个团兵力猛攻,四十五师前沿防守部队终因伤亡过重,退守坑道,上甘岭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此时十五军军长秦基伟与崔建功电话热线频频,崔不得不向老首长叫苦:“军长啊,我的部队快打光了,有的连队只剩下几个人了。没有兵怎么打仗?”素来心直口快的秦基伟闻之半晌无声,继而回答:“老崔啊,阵地丢了,回头不好见我哟。”崔建功手持电话一愣,只答:“那当然。”

  秦军长语调极平和,分量却极重。崔即召集作战会议,下定决心:“打吧,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当班长。如果我牺牲了,我的第一代理人就是唐万成(四十五师副师长)。”

  上甘岭战斗第一阶段,经过七天七夜的反复争夺,四十五师顶住敌人的狂轰滥炸和轮番攻击,坚守阵地,以伤亡3200余人的代价,毙伤敌7100多人。据一位西方记者报道:“一个美军连长点名,在下面回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后来,崔建功回忆上甘岭战斗情景甚详。经过43天激战,四十五师依靠坑道工事,最终守住阵地。四十五师约一万余人,伤亡过半。战斗最关键时刻,崔建功命令所有人员均上前沿坑道参战。警卫连上去了,勤杂人员上去了,连他的警卫员也被撵上去了。

  崔建功回忆及此,背过脸去,肩膀抖动。因为他们上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崔无比自豪地将战役中的战斗英雄一一屈指数来:“上甘岭战役中,舍身炸敌群、炸地堡,像黄继光那样舍生忘死,与敌人同归于尽者,四十五师就有三十多位。”将军言此激动万分,以残疾之躯伏案挥毫题词——上甘岭精神万岁!

  1952年10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发出表彰十五军四十五师上甘岭战斗嘉奖令。秦基伟接到通令表扬电报后,大呼:“立即通报全军及四十五师。给我接四十五师崔建功电话。”刚接通电话,秦基伟一把抢过话筒,大声说:“志司通报了你们师……”没说完,停了好久,才缓过那阵激动劲来。崔建功紧握话筒的手在发抖,潸然泪下,只是“嗯、嗯、嗯”地应着,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崔建功后来回忆:“这一仗伤亡太大啦,我有什么好说的!”

  电影《上甘岭》公映,感动了全国人民。某日晚,昆明军区首次放映,军区组织首长和部分机关干部集体观看。时任昆明军区参谋长的崔建功兴冲冲而至,端坐前排。放映不久,崔即起身离席而去。初始人皆以为他出去“方便”,而后在电影结束时才发现,崔座位上一直空空如也。事后,有人好奇地问:“上甘岭战役是你打的,这么光荣的事,上甘岭电影为什么不看了?”崔建功回答:“不是不想看啊,而是不忍看啊,我们师伤亡了那么多人啊,你说我能看下去吗?”又说:“(电影中)这哪像打仗啊!这是打着玩,好人死不掉,坏人都死完。像这样打,我这个师长太好当了。”

  电影在部队放映,四十五师官兵对电影中出现女兵镜头议论纷纷,崔建功则言:“所有能参战的我都命令上了,唯独没有叫女兵上。”却又说:“但电影可以虚构。”遂平息了参战官兵的意见。

  (作者为广州市文联原副主席)

  来源:北京日报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