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美军推动军民融合的关键词

2017-06-22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

内容提要 

20世纪80年代起,美国开始军民融合的探索与实践。时至今日,美国的军民融合已取得较为显著的成绩。这一过程中,美军借军事转型之契机,充分汲取社会中蕴含的丰富资源,建立了多样化、体系化的军地资源流通渠道,积极推动军民融合深入发展。观其做法,有三个关键词具有启示意义。

关键词之一:改变 

美军认为,军民融合就是把国防科技工业基础同更大的民用科技工业基础结合起来,组成一个统一的国家科技工业基础的过程。通俗地说,就是把军事转型放在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来筹划实施,促进国防系统与经济社会其他系统接轨、相融、互动发展。达成这一目的的基本途径就是“改”。

改观念、融基础。美军认为,导致国防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分离的原因有多个方面,其中国防采办法律、法规和文化的独特性,军用规格与标准的特殊性,某些军事专用技术与产品无民用市场,军品订单少,难形成经济规模,军用产品侧重于性能而非成本,以及某些技术项目的保密限制等是阻碍军民融合的根源性因素。消除这些障碍,涉及观念转型、法律支撑、措施保障等诸多问题,是一个循序渐进、螺旋上升的过程。为此,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国会通过的《合同竞争法》《国防采购改革法》《国防授权法》《联邦采办改革法》等,均为推动军民融合发展提供了执行依据。与之相呼应,国防部也采取了一系列相应措施。截至2001年,美国政府在其年度《国防报告》中宣称,美国原先军民分离的两个工业基础已基本融合为一体,奠定了美军的军事转型和军民融合发展的基础。

改结构、保同步。推动军民融合,不仅意味着国防科技工业基础的改变,还意味着国防管理机制的改变。美军认为,应积极推动国防部的“企业化”转型,像现代化企业组织生产一样去组织军事转型,充分与社会发展“接轨”,与地方现代化企业组织“同构”,生产“合拍”,发展“同步”。因此,早在1997年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美军就提出利用“商业革命”的成果对国防部进行改造;2006财年《国防报告》确立了“我们必须像改革军事能力应对变化中的威胁一样改革国防部的工作方式”的指导思想,要求“重塑国防业务系统”,“把国防部打造成一个现代化的企业”。之后,美军出台一系列国防部“企业化”转型相关文件,逐步推动美国国防部“企业化”业务转型,确保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构同步。

改模式,强互动。在具体做法方面,美军力求改变传统的国防建设自我论证、自我设计、自行实施的自我循环模式,通过强化国防部“核心企业”功能,改变传统的需求生成系统、规划计划预算系统和国防采办系统,实现对人、财、物的“可视化管理”等措施,将国防建设的触角更广更深入地融入经济社会。在这一过程中,国防部相当于现代企业集群模式下一个核心企业,重在强化其宏观规划和领导职能,专注于直接与军事能力生成相关的核心任务。这一做法不仅用于平时的国防建设,即使在战时也有所体现。例如在伊拉克战争后期的维稳阶段,美军让大量私营公司承接安保等危险性大、利润丰厚的项目,有效减轻了美军因介入外国事务和维和任务而担负的压力。

关键词之二:拿来 

美军在推进军民融合的进程中,十分注重利用社会资源,直接“拿来”,民为军用。美军的“拿来”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

拿技术。随着科学技术发展在社会和军事领域领先地位的变化,美军加大了对民间科技的“拿来”使用力度。早在2001年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就明确指出,美国防部将充分依靠私营企业在新技术发展中发挥的主要领导作用。近年来,为了配合其第三次“抵消战略”所需的颠覆性技术创新,美军更是不遗余力地挖掘先进商业技术。通过风险投资、举办赛事、合作论坛等方式发现商业领域的新创意、新技术,“拿来”为国防创新所用。如2015年7月,美国防部成立国防科技创新试验小组,加强与硅谷企业的合作,快速吸取商业技术的创新成果;同月,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举办了首届网络挑战赛,搜寻商业领域的新创意和新技术,等等。

拿产品。在这方面,美军最直接的做法是加大对民用产品的采购力度。1994年,美前国防部长佩里曾下令,国防部所有项目只要有可能都应该用民用标准取代军用标准。同年,美国会还专门通过了一项采购民品法案,将民品采购范围从传统的运输车辆、测试装置、办公设备等,逐渐扩大为电子元器件、计算机、通信设备、导航设备等信息技术产品。之后的系列国防采办文件中,均体现了直接“拿来”成熟民用产品的思路,某些军用系统甚至直接选取地方大型企业主持研发,或扶持中小企业参与供给。

拿人才。美军长期以来注重依靠人才优势打造战略性压倒优势。随着军民融合的推进,美军建立了高效的军地流通机制,促进地方人力资源向军队流动。这其中包括著名的“旋转门”制度,这种制度指的是在政府、军事、工业、思想库4个领域里,高层管理人员可以频繁轮换和自由进出,转换工作岗位。“旋转门”周而复始地运转,给政、商、军三个领域带来活力。“旋转门”之外,美军还注重畅通地方人才“柔性”利用的渠道,倡导“不为我所有,但为我所用”的灵活用人机制,通过项目合作引进智力资源,通过市场实现人才租赁、人才招聘、人才储备等。

关键词之三:借鉴 

借鉴经济社会发展的先进理念、经验、做法,用于指导服务于国防建设,是美军促进军民融合发展的典型做法。

借鉴理念促创新。美军非常注重汲取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先进理念,用于指导国防建设创新。最著名的当属20世纪60年代,时任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将地方企业管理的先进理念引入防务规划和建设领域,建立了奠定美军现代战略管理体系根基的“规划计划预算系统(PPBS)”。在借鉴理念方面,美军不仅用于指导国防建设实践创新,还拓展应用于作战理论创新。如“网络中心战”理论,其基本思想即源自于现代企业与政府在电子商务和电子政务方面的成功做法。

借鉴制度抓管理。移植经济社会建设的先进管理制度用于国防管理实践,是美军推进军民融合的有力举措,类似事例俯拾皆是。如体现现代物流管理理念的美军现代后勤管理制度的创建与运行;受现代企业启发创立的应对信息革命的首席信息官制度等,均对美军的现代化建设产生了深远影响。

借鉴方法提效益。方法是理念的具体化、实践化,具有可操作、见效快的特点。20世纪90年代之后,随着信息化浪潮的发展,无论在科技创新还是组织管理等领域,均出现了一种“民”领先于“军”的趋势和态势,为美军借鉴军事创新方法提供了丰富的案例库,也进一步提升了其军民融合效益。甚至有美国学者称,“美军信息化不过是结合军队的实际,成功移植了企业信息化的一些做法而已”。典型做法就是引入地方企业先进的解决方案,提高对人员、武器装备、财务、基础设施等的管理效率。如2006年美军明确提出要“参照私营企业的标准和方法对国防采办管理进行改造”,要求采用工业界使用的“精益六西格玛”和“平衡计分卡”等方法对国防采办进程加强管理,其效益至今仍然可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民